相关文章

江西文艺创作繁荣工程助舞台艺术走出“洼地”

  《永远的歌谣》《临川四梦》《老镜子》《红珠记》《邯郸记》……冬日的南昌城,寒风冷雨阻挡不住人们前往江西艺术中心大剧院、江西省话剧团经典剧场的脚步,因为江西艺术节26台大戏、34出小戏的轮番展演而显得暖意融融、热热闹闹。

  “11个设区市均有剧目入选,展演作品数量为历届之最;参演单位既有国有院团,也有民营剧团;展演作品几乎涵盖江西省现存所有剧种;无论是题材类型的丰富性还是表演形式的创新性都有全新的突破……”说到本届艺术节,江西省文化厅艺术处工作人员匡恺一口气说出一大串特点、亮点。该处负责人杨丁表示,这是上世纪90年代以来江西舞台艺术创作发展再现新高潮。他话锋一转说道:“没有江西文艺创作繁荣工程的扶持、撬动,我们是不会这么快走出‘洼地’的。”

  上世纪90年代初至本世纪初期10年时间里,江西的舞台艺术几乎每年都有作品获国家级大奖,而且获奖作品题材多样,艺术形式多元,一度被誉为“江西戏剧现象”。不过随后一段时间,江西的舞台艺术创作陷入沉寂。为了全面推进社会主义文化大发展大繁荣,江西省委、省政府2008年开始在全国首创实施一项文化惠民工程——江西文艺创作繁荣工程(以下简称“繁荣工程”)。省财政每年投入1000万元,其中600万元用于省文化厅重点支持面向基层、面向农村、面向群众的本土性、原创性剧(节)目。

  资金有了,演员有劲了,排练厅里热闹起来了,舞台上又有生气了,市场也开始活跃了。

  虽然“繁荣工程”对一个剧目最初投入的十几万元不足以完成一台大戏的全部创作,但它如一根杠杆,撬动了各地政府亮特色、创精品、提升地方文化品位的热情,促进了各地对舞台艺术创作生产的投入力度。泰和县剧作家罗曰铣的剧本《角色》获得全国原创剧本征稿比赛二等奖之后,苦于经费,吉安市不敢贸然投排。“繁荣工程”为《角色》提供3万元的剧本创作经费和8万元的初排经费。剧本在舞台上“立”起来之后,当地主管部门认为《角色》有希望成为第二个《乡里法官》,马上追加投入50万元进行投排,知名编剧姜朝皋有好剧本《七彩畲乡》。“繁荣工程”让鹰潭鼓起了填补空白的勇气,前后投入200万元打造《七彩畲乡》。有人说,“繁荣工程”一年600万元资金至少可以撬动各地数千万元的投入。

  数据显示,2014年,江西省曾以生产舞台剧目41部创下纪录,而2015年,全省各级院团新创作戏曲、话剧、歌剧、舞剧等各类舞台剧目59部,增幅40%,刷新纪录。从今年全省共收到申报“繁荣工程”的44个扶持项目来看,全年生产的剧目不低于上年的59部。记者了解到,“繁荣工程”实施以来的8年时间里,江西省共扶持了70余个剧目,其中在中宣部“五个一工程”评选中获“优秀作品奖”的作品四分之三是“繁荣工程”资助项目,入选国家舞台艺术精品工程的剧目、摘“文华奖”的剧目、第四届和第五届全国少数民族文艺会演获奖剧目,也均是“繁荣工程”的资助项目。借助这些优秀剧目,江西省2名青年男演员获戏剧表演最高奖“梅花奖”,填补了江西自1997年以来18年未获梅花奖的空白。同时,“繁荣工程”的优秀剧目,推动江西省出国、出境的文化交流活动日益受到好评,“相约春天”“相约金秋”“百姓大舞台 大家一起来”等群众性文化活动的质量、水平也上了一个台阶。

  面对泉涌般的创作激情,如何让每分钱都用在刀刃上,达到出人、出戏、出效益的目标,让“繁荣工程”资金管理部门费尽心思。但是,紧张的经费又让他们在投入上往往捉襟见肘、缩手缩脚。工程实施前期分步扶持的方式,对剧本前期的跟踪孵化不够,相关部门只有看到好的剧本才敢投入,投入上也“雨露均沾”,显得有些短视和功利性。有专家表示,“繁荣工程”应该是扶持机制,但有一段时间看上去像保障机制。不过,最近出现了一股新气象。今年,江西省一改往年的做法,第一次投入50万元扶持一个县级剧团的剧目《老镜子》。过去10余万元的投入只能扶持一个剧目让它在舞台上“立”起来,今年起,江西省开始尝试舞台艺术创作链条扶持的“全覆盖”,计划以三年至四年时间为一个孵化周期,对某个项目从剧本生产、剧目创排、剧目提升、剧目巡演等各个环节长期关注、持续投入。在此思路下,“繁荣工程”将扶持类别细化为可以参加巡演的入选项目、可以重点打造的入选剧目、具有发展潜力的跟踪孵化项目。

  以人民为中心、以高峰为追求、以传承为使命、以惠民为宗旨,“繁荣工程”之下,“江西戏剧现象”将持续呈现。(江西日报 记者 郁鑫鹏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