相关文章

二胎放开 江西女子来深圳48万元找代孕却遭忽悠

女子48万元找代孕遭忽悠 执法人员上门负责人称出差

自从二胎全面放开后,不少70后加入了生育大军。高龄生产,身体受苦不说,还可能有高危妊娠的种种风险。江西的张女士就是这种情况,她于是来到深圳,希望寻找一条捷径,上网找人代孕,可是这件事情一波三折让她身心疲惫。

女子“求子心切” 48万元找代孕

张女士今年四十岁了,唯一的孩子已经上大学,看到身边不少朋友生了二胎,她也十分眼馋。在尝试怀孕流产后,失望至极的张女士开始在网上搜索代孕公司。

去年五月,求子心切的张女士,从江西来到深圳,找到了这家名为泰嘉运的公司,她表示,当时就向公司明确表明要找一名代孕妈妈,公司也提供了相关套餐,并承诺可以提供整套服务,在泰国为张女士物色代孕妈妈,双方一拍即合,当即签订了一份代孕协议。

协议上写明,签约的这个48万元的套餐,只包括代孕妈妈十月怀胎的费用,其他所有开销需要自行承担。

去年七月,张女士飞赴泰国,在当地医院顺利进行了两次促排卵以及取卵手术,张女士也通过网银将费用分别转入公司法人代表和顾问的个人账户。

至此,代孕全程一切顺顺利利,可谁想又生变数!

过了一段时间,公司表示,张女士的四次胚胎移植,有两次着床了但没有继续发育,还有两次压根就没有着床。而这期间,公司找的代孕妈妈,只给张女士看过照片。

四次取卵均未成功,张女士心灰意冷,并考虑到自己身体情况,决定终止合同。可公司表示可以让张女士继续取卵、安排代孕。

代孕属非法讨说法无果

全程没有见过代孕妈妈,四次移植也只是听公司说,张女士就这么花去了三十多万元。并且,代孕在我国属于非法行为,张女士为什么要走这一条路呢?

25日上午,心急如焚的张女士选择寻求媒体帮助,记者跟随张女士来到与她签约的泰嘉运公司,可当初为她提供咨询服务的刘姓顾问却选择了回避镜头。见此情况,张女士拨通了公司法定代表人胡先生的电话。

面对公司负责人胡先生的推诿,张女士将情况反映到了宝安西乡卫生监督所。

中午十二点,卫监人员来到公司门口,此时公司已经大门紧闭。负责人以出差为由,让卫监人员明天再来。

执法人员上门检查

公司负责人仍未露面

6日早上,执法人员来到位于宝安西乡商会大厦三楼的嘉运国际公司。在执法人员的要求下,工作人员提供了公司的相关合同,合同中并没有显示代孕有关的内容。但执法人员在现场发现了部分与代孕相关的空白合同与宣传手册。

记者询问公司代孕业务的相关情况时,这名工作人员也是一问三不知,他称公司负责人胡经理目前仍在泰国出差,而之前为张女士做咨询和签约的刘姓顾问也已经离职了。

一夜之间,张女士昨天见到的刘姓顾问就已经离职了?公司的说辞实在让人匪夷所思。

这次检查由于公司法人代表不在现场,卫生监督执法人员无法做询问笔录,但表示下一步,将会约谈相关负责人,并对公司业务展开进一步调查。对于这家公司的相关合同,市监执法人员也表示已带回做进一步研究处理。

经历了来深找代孕、泰国取卵手术、终止合同无果、执法上门检查,可谓一波三折。但至此,张女士这事仍未得到解决。

律师

代孕合同无效

律师介绍,如果代孕情况属实,根据我国目前的法律规定,严禁代孕行为,双方签定的代孕合同属于无效合同,即使是在泰国做的代孕手术,在我国也是不受法律保护的。

卫监

跨国业务

执法有难度

执法人员称,我国禁止开展任何代孕相关服务,相关部门也是一直严厉打击代孕中介行为。由于张女士在公司只是签定协议,其他取卵等行为都发生在泰国,对于这类跨国业务,目前国家对这一块的法律法规还处于空白,因此给执法查处带来较大难度。

(深广电第一现场)